海马粥

不要关注我
我是史前巨坑

我不在乎能否回到天堂

牢骚

关于edg的比赛,幸好没波及zet。
感谢耗神一直以来的照顾。
meiko你要挺住。
默哀。

难受

edg变故太大我感觉要脑不动了

下路爆炸问题不大2

这不算是正经的文
但会有结局(的吧
进度看自己脑洞
我总是推翻自己写的东西,改十几遍是正常的事
所以别催我
———————————————————

田野刻意的没有然后并没有持续多久,
晚上
“meiko选手?”田野点开游戏界面的私聊窗口
“gorilla?”田野很奇怪gorilla为什么突然私聊自己
“cry应该是今天到中国吧。”田野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奶爸问的是谁
“嗯,他在我旁边,你找他吗?”田野一头雾水
“不不不,我找的是你。”屏幕上飞快的出现几行字,可见gorilla有些着急。“cry可能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why??”田野下意识瞟向旁边的人

为什么我每次看他都在专心漏炮车????

田野漠然地回过头打字:“应该不会的,你别太担心了。”
“海成民真的会做这种事的!”奶爸内心咆哮着,“他不知道把韩元换成中国的钱,这小子特别怕给人添麻烦,我要是不问指不定他得饿死在那儿了。”奶爸叹气,“这孩子自己执意要去中国,他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我和pray都很担心他,还请meiko选手多为那小子费心了。”
田野对这个已经离队还为海成民如此操心的下路百感交集,但他的确没有好好照顾海成民

这孩子自己执意要去中国
明知道会很难,为什么还要来。

田野想起指名找他谈谈心的老父亲
“别能大老远从韩国辣里过来填里这个c位容易吗?来者似客似不似则个道理?喇个辅助似则么对待adcarry的?造里则样搞下路恐怕旋转爆炸噢,金赫奎资道了肯定也得缩你,我也不讲多了,道理你应该懂了。快点,现在去教zet弄下zi播。”

田野烦躁地挠挠头
“…爱萝莉,出去吃饭吗?”
“这么晚??我们不是吃过了吗????”
“就你话多,叫上所有人,厂长说请客。”
哦,原来不是叫我
爱萝莉心领神会地闭上了嘴
——————————————————
海成民不记得自己打了多少把rank了
总之很多把
但这并不能使他忽略自己咕咕叫的胃
他偷偷看了看meiko
辅助好像在和谁聊天
他偷偷看了看scout
中单玩着娜美掌控雷电
他偷偷环顾其他人,大家都在专心训练
咕咕咕…

对于那句没有得到回应的问好海成民有点慌
他猜不透田野的想法,他的辅助把他的直播开好后也没和他说一句话

如果meiko明天不和我说话…我就和他说话

既然是哥哥就应该先找弟弟玩的海成民默默给自己打气
—————————————————
“我打完了,走不走?”爱萝莉一把趴在田野的椅背上
“走啊。”田野脱下耳机
“带不带他?”爱萝莉调侃道
“带不带谁?”田野装傻
“他啊~”爱萝莉暗暗冲zet努努嘴,“你想不想带他嘛~”
“…我没说不带他啊,翻译翻译,找翻译。”
翻译?直接牵走不就好了?你看那一牵就走的小表情。
看着这个带着耳机偷偷看他们要去干嘛,之后知道了他们要带他去吃东西时显得暴风开心的zet,爱萝莉叹气。辅助不急打野急,能做的他都做了,希望老父亲这顿饭能让他们两个关系稍微缓和一点吧
——————————————————
俗话说得好,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多吃几顿
“没意见我就点了。”
“没意见。”xN
“???”海成民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但大家带他出来吃饭他已经很开心了,全程都是笑眯眯的吃什么自然无所谓
…田野看着自顾自笑得很开心的海成民,一把拉住爱萝莉。“他可能吃不了辣的,你点别的给他。”
“谁?谁?”爱萝莉有些懵
“你说是谁?”田野咬牙,他本来不想管这闲事,但他想到金赫奎刚来中国误食一盘川菜缓了好几天才缓过来,他想起gorilla和pray的拜托,还是决定说一下
“哦。”爱萝莉扁扁嘴,田野一遇有关zet的事就变得凶巴巴的




“我听阿布缩,田野不愿意和zet一屋?”诺言坐到童扬身边
“嗯。”童扬淡淡地看着在那边瞎闹的小子们和旁边海成民,“他现在暂时和我一个房间。“他转头看着诺言笑,“这顿饭你请对了。”
“要似他们能好我不在乎多请几顿。”诺言看着童扬难得的笑也笑了,因为诺言的长假,两人已经很久没这么坐在一起说话了。“里好歹也造顾小ad一点,毕竟和电竞脑公待在一起,beta很有压力啊~”
“怎么没见你来点压力?”童扬挑了挑眉不满意地看着瓜皮打野,“我总觉得他有点奇怪。”
“嗯?”诺言被这双桃花眼看得老脸有点红
有话好好说,撩我干嘛噢
“照你的话就是,压力太大?”童扬并没有察觉厂长的小表情继续说着,他觉得海成民好像有点怕他,但海成民为什么怕他?
“可能里增的太凶了。”诺言一本正经地看着童扬,如果说田野经常让人误会,那童扬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alpha,英俊又有着内敛的强势
废话,童扬自然是最好看的
“滚。”童扬狠狠拍了诺言一下笑骂道。





迫于老父亲的威压,田野不情愿地坐到了海成民旁边
海成民看着桌上满是辣椒的菜有些懵,他来之前知道中国的菜很辣,但没想到这么辣
犹豫了很久才准备下筷子的海成民被突然站起来的田野吓了一跳

田野默默地把远处几盘很清淡的菜和海成民面前的换了换,都摆好后才坐下夹了几筷,发现某人盯着他发愣,田野有些尴尬
“看什么。”
“???”海成民听不懂田野在对他说什么
但是田野和他讲话了
就很好
海成民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田野
“田野好看吗?”武汉人突然幽幽地说
因为突然听到母语,海成民本能的点头回应
再看到李汭燦的眼神时才反应过来
田野感觉自己要得尴尬癌了
“我问他你好不好看。”李汭燦看着田野尴尬的表情很好心地给他翻译
田野看着多多仿佛看着一个排了几次都没排掉的眼
回去就把你的娑娜枕头丢出去喂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厂长终于憋不住狂笑着歪倒在扣肉身上。







大家很好,饭很好,希望和meiko多说话。
xxx日记

下路爆炸问题不大

电竞三禁,第一次发不知道格式
私设很多脑洞偏大,不走主流
A野xO民,仓鼠单向暗恋,野儿死心眼中。成不成我说了算(x
默认厂荡 其他待定
自己割肉自己吃,文笔小学生风,性子慢热,别催我
那么
—————————————
“嗙——”
田野把耳机甩在了桌上。
扣肉转头静静地看他,
敏敏求助地望着扣肉有点不知所措,
爱萝莉深吸一口气张了张口被耗神眼神制止,
多多看着被队霸吓得已成黑白的屏幕,为了救全队于水深火热,面无表情地偏头对着那个无理取闹的alpha辅助说道:
“田野,你是alpha。”不是受了委屈就哭哭唧唧的omega。
“你走!”
田野当然知道自己的性别,
也知道自家瓜皮中单指的是什么,
但他是真的伤到了啊。
金赫奎的离开,仿佛就在昨天。
—————————————————
“金赫奎你不当人!”
“我,当,人。”
田野欲哭无泪地看着此刻依旧温润无害的人,那是他的adc,是他用尽全力也要与其并肩的梦。

“我想要大家看到,我是有能力待在edg的,有能力站在deft身边保护他的。”

“有你这么当人的吗?!啊?!当人你就这么走的??”
“iko。”
田野愣愣地望着面前的人,他温柔地望着他,就像在安慰一个向他撒娇的孩子。
孩子。
他目前最讨厌的词。
“iko,是最好,best,辅助。”羊驼用不流利的中文努力表达自己的意思,
“没有我,一样。”
“你他妈什么意思?!”田野气愤地扯住金赫奎的衣领。
“你真以为你有多重要?!我告诉你!就算只剩我一个人,edg也不会散!”
田野委屈地喊:“我没想过阻止你离开,也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走!我知道的…但是,”他抱住了惊讶的金赫奎,“我喜欢你,金赫奎。我很早就知道你根本不是beta,但我一直没有说出口,我想等你亲口告诉我。”田野苦笑着,“但现在看来,你大概是一辈子都不打算和我说了。”
“…”deft显然没想到小辅助在最后的日子里给他来了这一手。他也从来没想过田野对自己是这种心思,但有些事情必须和这个死心眼的小孩说清楚。羊驼忍不住叹了口气,明明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宠着疼着看着长大的孩子,最不愿意伤害的人,终究走到这番境地。
“iko,我回去也有自己的理由。有你知道的也有你不知道的,你先放开我。”他摸了摸小孩的头,小孩却赌气似的把他抱得更紧。
“好吧,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beta,但也不是omega,”羊驼柔和的嗓音却像一声惊雷打在田野心口。“iko,我是个alpha。”
“什么?!怎么可能?!金赫奎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骗——”
金赫奎安静地回望他。
“…但你身上没有alpha的气味。”田野忍住心里的惊涛骇浪还在为这个消息找着漏洞。金赫奎和自己一样是个alpha?哈哈,哈哈。
“这就是我隐瞒大家的原因,我虽然是个alpha,但腺体天生有所缺陷,没办法正常分泌信息素,”金赫奎苦笑了一下。“你明白这对alpha的影响,我受不了别人的眼光,所以干脆作为一个beta生活。所以iko,我和你一样又不一样。”
“就算你是alpha…”田野不知道该回应什么,是啊,冷静的大脑和行云流水的操作,如此强大的战场统治力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omega,而他因爱选择无视。一切事情都脱离了他的控制。
“iko,我希望你明白,你会是我最好的辅助,但不会是我的伴侣。”金赫奎尝试说着狠话,他希望他回国后这个小孩能照顾好自己,不要再让哥哥们为他操心。也许小辅助的气息太苦涩了,金赫奎最终点到即止。
“哎傻小子。”他推开田野。
你所期待的人
“你要等。”
敌方水晶的路很短,人的一生却很长。
田野一直看着飞机直到它消失在云层里。
—————————————
“田野,你别吓到敏敏。”爱萝莉在耗神百般阻止下还是挤出一句。
田野不做声。
“新ad和教练差不多要到了吧。”扣肉淡淡地说。
“关我什么事。”田野重新点开排位。
扣肉默默地盯回屏幕,他十分肯定自己说到了田野的痛点。
田野不动声色地炸毛了。
“什么叫不关你事啊。”爱萝莉急吼吼地说,“你是辅助他是ad你不管谁管噢。”
“你管他我没意见。”田野正眼都没回一个。“有时间bb我不如打几把rank。”
“…”爱萝莉默默决定把这事上升为家庭矛盾向隔壁的老父亲告上一状。
—————————————————
田野并不是故意的。
他只是很烦,特别是距离新ad来基地的时间越来越短,那种烦躁日渐加剧。
他有时候会心里暗自责怪俱乐部,明明他刚刚辞别deft,还没走出那场无望的感情,却强行让他和一个陌生人搭档,马不停蹄的去打新赛季。而且这个陌生人居然是个半路出家的ad,田野为了这事还专门去和阿布聊过,阿布对此笑眯眯地说:
“好好好。我们田野想让谁打ad就谁打ad,但别人说都说好了,这不是已经快到了嘛,不看一下怎么知道不喜欢呢。”
我怕是信了你的邪
之后田野无不后悔当初傻不拉几的自己。
——————————————————
看着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这是田野对海成民的第一印象
海成民,一个平凡的beta
没错,平凡又普通
田野用余光看着刚到基地就开始rank的新ad和他惨不忍睹的补刀走位。
虽然基地里也只有他和童扬是alpha,但这未免太不够看了吧。
新赛季真的没问题???
但看着海成民非常认真在打的样子田野到嘴的话又说不出口了。
算了,俱乐部谈好的人自己也不能拆了台,眼不见为净吧。
看出了旁边因自己刻意的冷漠而略显拘谨的人
田野暂时也不想和他说任何一句话
——————————————————
海成民克制不住开心的看着眼前的田野。
第一次见到meiko本人,都不会觉得他是个alpha
看上去就像个小omega
但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他的辅助是个非常厉害的alpha
成民在心里默默的想
alpha啊…omega暗暗摸摸胸口,以后相处得更小心一点啊,被发现了说不定会被俱乐部撵出去。
早在韩国他就很喜欢这位lpl的选手
ROX,别名meiko后援队
他从队友口中听过meiko种种事迹
虽然他以前是中单,却并不妨碍他关注下路
有田野的下路
meiko比他还小两岁,说话却像个大人。他以前的搭档是很厉害的赫奎哥,海成民看着和胖多瞎bb的队霸,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自己。
海成民心里打着鼓
“你好,我是zet。”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